旭诚公告
旭诚观点
公司动态
财经资讯
旭诚视频
 
 旭诚观点
旭诚资产陈贇:G20漫谈
中投在线网  2016-9-6 15:20:34

  由于今年的G20峰会在中国杭州召开,所以这个一年至少一度的全球性政治经济合作论坛也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起初这个论坛是由以美国为主的8个西方发达国家财长们在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为防止类似亚洲金融风暴的重演,让有关国家就国际经济、货币政策举行非正式对话,以利于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的稳定而设立的一个国际经济合作非正式论坛会议。当时只是由各国财长和各国中央银行行长参加,自2008年由美国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使得金融体系成为全球的焦点,开始举行二十国集团首脑会议,扩大各个国家的发言权,逐渐取代了之前的八国首脑会议或20国集团财长会议。也可以说,这个论坛从创始之初就打上了“危机”的烙印,又由于其宗旨有别于其他的如以军事为主的“北约”或游走在经济与政治之间的“欧盟”等国际组织,所以主要贴上的还是“经济”的标签。

  虽然只有20个国家参与,但由于成员国涵盖面广,代表性强,因此也是全球规格最高,也是最具话语权的一个集团,该集团的人口约占全球总人口的2/3,GDP体量约占全球经济总量的85%,贸易则占到全球贸易总额的75%以上,所以也可以说这个20国集团基本上就代表了全球经济的兴衰。当然在多年的发展沉积中,这个论坛也在逐渐演变,至今已经形成了一个多层次的全球会议系统,这次在中国杭州举办的G20领导人峰会是这个体系中最高层次的一级,参会的都是成员国的元首或领袖,而其他的层次,则分别为协调人会议、部长及副部长级会议以及专家工作组会议,一共四个层级,构成了G20会议的内部体系。除此以外,G20还存在一个外围的体系,比如G20商业峰会、G20智库峰会、G20劳工峰会、G20妇女峰会、G20青年峰会、G20创新峰会等多个专项的峰会论坛,不过和内部体系的规格级别比起来,这些基本相当于“民间”组织与论坛,但是也仍然具备相当的影响力。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G20自身不断发展、完善、丰富,发生了巨大变化,可归纳为两条:一、在目的上从最初的危机应对向建立长效治理机制转变;二、在议题上,从早期的金融危机应对、经济刺激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等短期性问题,转向经济再平衡、增长和就业,以及国际金融架构改革等长期性问题,甚至开始涉及安全问题。这也是跟随全球政治经济形势不断变化发展而形成的,所谓“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危机总是一时之忧,唯有长远考虑才能持续发展。在全球经济发展越来越联动的今天,G20也是到目前为止能让最多个主要经济体的首脑坐下来讨论危机及应对策略的对话机制,它的权威性决定了它是高效的决策机制。人们不希望它仅作为应付危机的权宜之计,而希望它能够变成一个长效的世界治理机制,成为一个新兴经济体与发达国家平等对话的平台,希望它成为全球化过程中敲定方案的决策者和处理全球发展疑难杂症的治理平台。

  如果把97年亚洲金融危机看作是G20成立的动力,那么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则可以看作是G20的一次大考,如果在当时这个会议机制内部不发生改变,仍然仅仅只是几个西方国家主导来闭门造车,可能也很难想出什么更好的策略去应付,面对共同的恶性衰退和旧有经济秩序的崩塌,老牌发达国家明显已力不从心,所以当时适时的吸纳了更多新兴经济体成员国的加入,世界经济不再由某一国或者几国的闭门会议所决定,特别是在后布雷顿森林体系时代,货币开始成为各国间的主要博弈工具,有了新兴经济体的历史钩沉和重新崛起,世界金融秩序也就注定将发生改变,而这个改变的标志,也正是在08年金融危机之后G20格局的演变形成。

  不过即便是现在,发达国家虽然已经不再独占世界经济中心的地位,而只是世界政治经济事务中重要的成员,新兴国家也不再是全球经济链条上的附庸,已经占据相当重要的环节,但由于先天上的阶层差异,主要是基于历史沉淀中所累积的地区不平衡结构,也导致了在集团内部还是会存在利益的矛盾和各自的诉求碰撞。发达国家希望借助G20来维持旧有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则希望以G20为历史契机,构建全新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所以就目前来看,G20仍然是一个过渡性的全球治理机制,虽然相较于旧有的治理机制有很大的突破,但仍未完全脱离布雷顿森林体系,因此构建新型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还需更大的努力和决心。

  此次在中国举办的G20领导人峰会,不仅因其是G20中的最高层级会议,而且也是世界经济话语权的一个象征。在08年金融危机之后,虽然各主要经济体已经开始慢慢走出困境,但危机后遗症还是显而易见,特别是在11、12年前后,有超过一半的G20成员国GDP在下降,相对而言,还是中国和美国的GDP增长步伐更为稳健,也成为G20中更具份量的成分。而从经济增长率、全球GDP贡献值以及国际贸易和对外投资等各方面指标来看,中国更是超过美国成为重中之重。所以G20移师杭州,一方面是肯定了中国在全球经济体中的重要地位,另外也是代表新兴经济体对G20格局的一次内部调整。而除开经济之外,财政、金融、贸易以及环保、安防等多项相关内容也成为G20峰会上各国讨论的重要议题。这也是继08年北京奥运之后,中国难得的又一次向全世界展示自我的机会。

  从本次的会议议程和议题中可以发现,核心的内容主要是两点:一是创新,二是开放。创新主要是以科技的发展成为新的经济引擎,在当前的世界科技领域,从驱动工业化这个角度来看,很明显的落脚点将会放在智能化和互联网上,以目前最具经济份量的几个主要国家的工业化发展蓝图而言,美国的工业互联网、德国的工业4.0,以及中国的智能制造2025.其实都已经不约而同的聚焦在这一点上,而在G20上通过的《二十国集团创新增长蓝图》,也再次的将这一发展方向确认为引领世界经济增长的新的目标。开放则是在多边贸易体制下打破保护主义的壁垒,用更包容的方式获得协同发展的愿景,这点来看,一带一路将有望成为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今天的对话成果为迷茫中的全球经济指明了发展方向和前进道路,明年的G20领导人峰会将在德国的汉堡召开,也许届时世界经济又将面临新的挑战和机遇。世界治理需要更多国家的参与,既需要分担各自应该承担的责任,也应该共同享受发展的成果。G20虽然已经成为国际政治经济发展的中轴,但以它为基础的新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还远未形成,特别是随着世界各国从金融危机中复苏的步伐快慢不一、利益诉求逐步分化,G20越来越难以就重大问题取得进展,“多极化”可能导致“无极化”。面对危机之后的新世界,G20需要进一步探索自己的新角色,以G20扁平结构为基础,尽快构建新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充分容纳和吸收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赋予它们规则制定的参与权和决策权,以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国际经济体系和金融体系。

  企业画册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客户服务  
旭诚资产版权所有 Fujian xucheng Asset Management Co,.Ltd.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软件大道89号软件园F区3号楼24F    闽ICP备15018808号
客服热线:0591-87819671、18060681132  传真:0591-87817266   邮箱:xuchengfund@163.com